分类 杂说 下的文章


屋子、知了、炊烟

不知从何时开始,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,只要周边绝对安静的时候,我就会被带进一个炎炎盛夏,满是知了的鸣叫声萦绕在我的周围,没有丝毫的间断。它们从哪里来,什么时候走,心想最糟不过就是等它一辈子,夏天...


活着

似乎每个人降临到这个世界上,早在出生的时候,一个人的一切仿佛都被定义了。一个人的性格,一个人的未来,一个人的命运。从《活着》,到《兄弟》,余华揭露出了当代的人性善恶,更多的却是人生命运的悲惨,如...


“我”

这里的四季,春天,夏天。一晃又一个轮回,夏季轮回,轮回春季。“我”是这宇宙中的一个单独的个体,并且有着一个主观的意识。每天都在以上帝视角生活着,切实又不像,因为“我”并不能如上帝般纵观全局,知晓...


夜静欲深

命,信或是不信,它或许就这般存在着。凌晨两点,忽而半夜听觉窗外下雨,伫立窗前,倏而才发现雨早已经停了;忽而又听见外头还未归家路人的欢笑声,大概是吧,确信无疑,也或许是大概吧。这时,雨又开始淅淅沥...


答案

一扇窗,半开着,窗上贴了黑色窗纸,均匀布满了银白色小花。窗外微风一阵又一阵,挂着的衣服也一阵又一阵的随之左右晃动,倏而停,倏而起。风摇摆不定,盖住了一寸寸阳光,房间里便也被阴暗笼罩在其中,但却没...